美國和俄羅斯都甭惦記了,這一區域被中國拿下

中國領(lǐng)導人又開(kāi)始了中亞之旅,參加上合組織會(huì )議并應邀訪(fǎng)問(wèn)哈、塔二國。從在哈薩克斯坦受到的“最高禮儀”接待來(lái)看,這將使中國與中亞五國的關(guān)系得到更大的提升。中國與中亞五國合作機制在穩定而加速發(fā)展,可以說(shuō)中亞穩了。美國和俄羅斯都甭惦記了。

在世界局勢緊張而敏感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刻,這一屆上合組織會(huì )議召開(kāi),本身就具有重要的意義,而中國領(lǐng)導人參加會(huì )議的同時(shí),還應哈薩克斯坦國和塔吉克斯坦國領(lǐng)導人的邀請進(jìn)行國事訪(fǎng)問(wèn),則意味著(zhù)中國與中亞五國合作機制穩步向前推進(jìn)。

中亞地區處于亞歐大陸的中心地帶,是連接中國與歐洲以及南亞的重要樞紐。在大國競爭時(shí)代,對中美俄三國來(lái)說(shuō)都是必爭之地。

盡管中亞五國是從蘇聯(lián)分離出來(lái)的國家,可由于解體的早期俄羅斯在自身難保的情況之下,也確實(shí)顧不了那么多。由于美國的介入,使得俄羅斯的影響力大打折扣。

蘇聯(lián)解體后,美國就一直尋求在中亞打進(jìn)“楔子”,對中國和俄羅斯都可以形成威脅,特別是從阿富汗撤軍之后,就加強了對中亞的外交攻勢,企圖在中亞建立軍事基地,更想拉攏中亞五國進(jìn)入美國聯(lián)盟圈。

中亞五國,成立時(shí)間短,國家實(shí)力弱,不論是美國還是俄羅斯,都得罪不起,更不知道與誰(shuí)親近更有利。所以,其外交方面一直是猶豫不決和左右揺擺。

而中國強勢復興,給了這一地區國家以重大的戰略機遇,一是中國的和平互處五項外交原則,中國的相互尊重互利共贏(yíng)合作理念,特別是建立命運共同體的倡議,對中亞五國是最具吸引力,二是中國的大國地位,既可以對沖美俄的影響力,穩定地區局勢,更可以獲得發(fā)展的重大機遇。

因此,近年來(lái),在中美俄三個(gè)大國的競爭中,逐漸偏向了中國。